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臨港有多“熱”?臨港有多“冷”?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9-20 18:05:44

作為一座因港而生、尚未成年的新城,“聚產”之外,臨港還要面對如何“聚人”的問題。

每經記者 朱玫潔    每經編輯 劉艷美    

要說過去一月誰最風光,上海最東面的一角陸地——臨港,必須有姓名。9月20日,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亮出“滿月”成績單:

一個月來累計接洽項目近200個,包括盛美半導體、聚力成氮化鎵等集成電路項目,華彬集團華東總部、大唐網絡5G研發總部等區域總部在內的30多個項目落戶,并在9月12日舉行集中簽約儀式。

一個月前,臨港新片區正式揭牌,建設大幕由此拉開。時間再往前,8月初,國務院印發《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總體方案》(下稱《方案》)。

“對標國際上公認的競爭力最強的自由貿易園區”“特殊經濟功能區”“參照經濟特區管理”“投資貿易自由化”……一個個重磅甚至“首提”詞匯,無不顯示出新片區的“新”與“特”。

臨港規劃圖 圖片來源:上海臨港管委會官網

8月底,隨著《關于促進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高質量發展實施特殊支持政策的若干意見》(下稱“臨港50條”)出臺,新片區戰略定位,變得更具體而清晰——

建設為更具國際市場影響力競爭力的特殊經濟功能區和開放創新、智慧生態、產城融合、宜業宜居的現代化新城。

在華中科技大學教授、光谷自貿研究院院長陳波看來,臨港像一個“先鋒隊”,“主動適應國際高水平經貿合作要求,代表中國參與國際最高開放水平的競爭”。

臨港究竟是個什么地方?一個月來都有哪些變化?未來會變成什么樣?帶著一連串問號,城叔專程去了一趟臨港。

剛剛踏上這里,沿環湖西一路前行,一路懸掛著“做勇攀高峰的探路人”等標語,很容易讓人感受到這座自貿區“新秀”的十足干勁。據說,特斯拉超級工廠落戶臨港前,公司高層站在港口遠眺杭州灣,不停說著“Great”!想必,腳下這片土地,也令他們充滿希望。

臨港沿路上的標語 圖片來源:朱玫潔 攝

不久前,臨港無人駕駛展亮相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會;9月20日,臨港發布新政,支持金融業創新發展,還將打造外國人才試驗區……如今的臨港,已逐漸適應聚光燈下的關注。不過,作為一座因港而生、尚未成年的新城,“聚產”之外,臨港還要面對如何“聚人”的問題。

臨港有多熱?

臨港新片區先行啟動區面積119.5平方公里,相當于原上海自貿區面積直接翻倍;遠期規劃更是將近873平方公里,幾乎相當于一座縣級市的規模。當前的臨港有多熱?

8月底,在臨港一處新盤售樓處,用“人山人海”來形容毫不為過。而在臨港新片區行政服務中心,這天下午工商注冊頁面已無法顯示。

臨港新片區行政服務中心大廳 圖片來源:朱玫潔 攝

“這兩天做新設的人多,系統有點崩了。”現場工作人員無奈地解釋。大廳里,有人干脆從公文包里掏出紙筆,一邊工作一邊等。

“現在的工作量是比(新片區成立)之前大一些。”行政服務中心總咨詢臺工作人員透露,以前每天大概有200多人來取號辦事,最近一段時間每天都在三四百人,其中大多數是來辦工商一類事務,包括新設企業、遷移、注銷等。

臨港的熱,始于新區揭曉。8月初的《方案》提到,要“實施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稅收制度和政策”、“促進產城融合發展”等。其時,雖然細則尚未明確,但臨港行政服務中心已設起投資服務咨詢臺,不時有人前來咨詢。

“相當一部分人是帶著明確目的來咨詢的,比如是不是這邊設立(公司)就屬于新片區了?新片區的政策和臨港的政策有何利好上的變化?”在臨港從事招商引資工作的小金告訴城叔,得到明確答復后,“馬上能確定的大概有1/10,后面陸陸續續(辦理的)大概有三成”。小金透露,細則出臺前,其負責的每周在臨港新設和遷移的人工智能企業已較此前翻番。

8月30日發布的“臨港50條”細則,沒有讓這些翹首以待的人失望。

數量上,它比此前上海針對臨港地區出臺的兩輪(2012年、2016年)特殊支持政策加起來還多(共47條);內容上,“臨港50條”格外重視人才服務,其中人才落戶與城市配套服務相關政策就有23條,占比近一半。

其中,包括降低“居轉戶”年限、限價房、減個人所得稅、減企業所得稅等多項實實在在的條款。這也意味著,在落戶、購房、個稅等多個方面,臨港一躍成為上海政策最優區域。

對新片區內符合條件從事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生物醫藥、民用航空等關鍵領域核心環節生產研發的企業,自設立之日起5年內減按15%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

對符合一定工作年限并承諾落戶后繼續在新片區工作2年以上的人才,“居轉戶”年限由7年縮短為5年。其中,對符合新片區重點產業布局的用人單位的核心人才,“居轉戶”年限由7年縮短為3年。

更重要的是,“臨港50條”還明確:“今后我市出臺的政策,對企業和人才的支持力度優于本意見相關規定的,新片區按照‘政策從優’原則,普遍適用。”這條“兜底”政策,打消了企業和人才對政策變化不可預期的擔憂。

“新片區支持政策,就是把資源向新片區集聚,使得新片區能夠長期成為全市政策資源最優惠的區域,使得更多的人才、更多的項目能夠向新片區匯集。”上海常務副市長、臨港新片區管委會主任陳寅此前表示。

一月來,臨港新片區在人才服務政策上的苦心,回報初顯。數據顯示,8月20日至9月7日,平均每天有40多家新公司到新片區注冊登記。

企業來了,人也來了,樓市熱度隨之攀升。58同城、安居客《國民安居指數報告》顯示,8月,在一線城市中,北京、廣州找房熱度微降,但上海受臨港新片區熱度影響,環比上漲7.8%。

“卡脖子”難題

實際上,臨港之所以格外重視對人的服務,正是因為,16年來,如何聚人一直是這座新城最“卡脖子”的問題之一。

臨港地處上海東南角,自2003年開始規劃建設,伴隨深水洋山港而生。地如其名,依靠臨海近港的優勢,臨港很快聚集起現代物流業、裝備制造業等產業集群。建設之初,當地便引進不少與海洋相關的研究機構,包括上海海洋大學、上海海事大學等。

雖然產業發展較為迅速,但人氣不足一直是臨港的一大困擾,甚至一度被稱為“鬼城”。

此前,由于歷史原因,臨港產業區與臨港新城(又稱“南匯新城”)分開管理,在產城融合方面存在一定體制障礙。2013年有報道指出,臨港新城人口約4.6萬人,其中3.7萬人都是大學師生。

2012年,經過系列調整,上海市臨港地區開發建設管理委員會成立,臨港地區才終于形成統一規劃、統一開發、統一管理的格局。

同年,為促進產城融合發展,上海發布“雙特”政策——《關于在臨港地區建立特別機制和實行特殊政策的意見》,而后又進一步出臺“臨港30條”細則。后者亦可視為“臨港50條”的“胚胎版”,好些條款都似曾相識。例如,“臨港30條”已開始在居住證制度上下功夫——對于居住與工作均在臨港的享專項加分。

在這之后,臨港迎來更重大利好。2013年9月,臨港地區洋山保稅港區成為上海自貿區首批成員。盡管,洋山綜合保稅區位于海島洋山上,但仍不妨礙臨港樓市驟熱。高潮時期,一個小小的房屋中介鋪面,10余人忙到來不及吃飯,業績也從全店一周平均賣2套房飆至一天賣8套,二手房一周漲10萬元,更有買家表示,無論戶型價格,有房就買。

表面上,臨港熱鬧了。但如今回頭看,當初樓市中多為投資的“過客”,而非臨港的“歸人”。盡管2016年上海對臨港“雙特”政策再次加碼,但有報道顯示,2017年,臨港新城中心地區——滴水湖片區,有的樓盤雖然銷售達到8成,但入住率僅約3成。這一年,調整區劃后的臨港新城(面積152k㎡)常住人口為8萬人。

圖片來源:朱玫潔 攝

這個數字,顯然離上海對臨港的期望較遠。根據2004年獲批的《上海市臨港新城總體規劃(2003 年~2020 年)》,上海臨港新城總體規劃用地面積約為 296.6k㎡ ,至 2020 年,規劃區居住人口 83 萬。

而后,在2018年發布的《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17-2035年)》中,臨港新城(南匯新城)人口規劃已縮小至65萬人(2035年)。

“發育”中的城市

臨港人氣低迷,區位是個重要原因。往往,看好臨港的人,是因其臨海靠港;而不看好臨港的人,恰巧也是因為區位——距上海市中心約70公里,乘坐地鐵或開車也要2小時。對比之下,從上海高鐵站前往蘇州也僅需30分鐘。

因距離較遠,十余年開發進程中,臨港定位從一座遠郊新城變為節點城市。在許多上海人眼里,臨港是一個自成一體的衛星城,而不是與上海市區緊密聯系的郊區。在“臨港50條”中,臨港新片區亦被表述為“獨立的綜合性節點城市”

問題是,需要“獨立”的臨港,自身基礎本來就很弱。上海海洋大學檔案館館長寧波回憶,2008年隨上海海洋大學新校區來到臨港時,除兩座大學(上海海洋大學、上海海事大學)和少數幾棟樓外,周圍很多地方還是蘆葦蕩。

目前,坐上唯一一條從上海市區通向臨港的軌道交通16號線,你會發現,沿途高樓、園區越來越少,最后列車要在廣袤田野中穿過數個站點,才能抵達終點滴水湖站。

乘上海軌道交通16號線前往臨港,沿途的鄉村風貌 圖片來源:朱玫潔 攝

實際上,在2003年規劃建設以前,臨港主要是農村和鄉鎮形態。依靠洋山港,臨港相關產業迅速聚集。但在產業區之外,其配套服務相對落后。臨港新城兩座高校附近的第一個大超市——“農工商大超市”,也是師生期盼多年、又在當地努力下才落地。

有學者指出,臨港公共交通、住宿、商業、生活休閑等城鎮功能缺失,而且當地主要是動遷農民和原住民,人才缺乏,因此地區綜合配套服務,難以跟上產業區高強度、快節奏的步子。

直到2017年,仍有居住在滴水湖區域的老人受訪時表示,平時買菜需要1個多小時,要乘坐地鐵到惠南(鎮)站采購。同樣在2017年,臨港主城區終于迎來第一家商業綜合體——港城新天地。不過,即便是現在,工作日走在滴水湖周邊,道路寬闊、綠化優美,但沿路仍能看見很多空置商鋪。走出滴水湖地鐵站,最近的便餐聚集區也在1公里以外。

滴水湖地鐵站 圖片來源:朱玫潔 攝

本地人才不多,加上交通不便、配套不足,也導致很多人不愿到臨港發展,這正是臨港面臨的一大難題。對于一些初創企業來說,他們看好臨港的發展潛力,但在當地招工較難。因而,不少人選擇注冊在臨港、辦公在市區。

“很難請到員工,最多能從附近的上海海洋大學找兼職。”一家互聯網服務企業創始人告訴城叔。而公司在市區辦公,“工商局也是認可的”。

同樣,正在臨港注冊一家人工智能企業的負責人也表示:“考慮員工需求,一開始應該也會把辦公室設在上海市區,然后上海和臨港兩頭跑。”他還解釋說,上海IT人才主要集中在張江、漕河涇板塊,在臨港能招聘的人才有限,而他們剛開始招聘的核心人員肯定是有經驗的,拖家帶口,不太可能搬到臨港來。

羅馬并非一日建成。年僅16歲的臨港,仍是一座發育中的新城,人氣自發集聚和市場帶動效應還未豐滿,一些領域不得不依靠政策優惠帶動及上海市區輻射。而無論本地人、遷入者還是相關企業,都在期待臨港能加強與上海市區的交通聯系。

探索“產城融合”

回顧過往,臨港開發較同處浦東的張江高科技園區、陸家嘴金融貿易園區遲了10多年,在上海諸多板塊中只能算是“小輩”。

臨港新城 圖片來源:攝圖網

經過十幾年發展,臨港已具有三甲醫院、名牌幼兒園、中小學、商業綜合體、星巴克、博物館等城市元素,盡管密度不高。連接上海市區、臨港新城與洋山港的滬蘆高速S2,也一年年繁忙起來。十年前,S2上沒幾輛車,開起來很舒暢。現在,車主得習慣與大卡車為伴的擁堵時光,有時在收費口還得排長隊。

6年前,滴水湖片區方竹路、水華路上除了學生,幾乎不見人影;現在,上下班高峰期,街上步行、開車的上班族也漸漸多了起來。

這些來去匆匆的身影中,有人選擇扎根于此,有人則選擇成為 “候鳥”。

兩座高校——上海海洋大學、上海海事大學最先來到臨港,其師生也是臨港多年的人口主力。教師群體中,有年輕一代、來自外地的老師,開始在臨港購房扎根。也有年紀更大的教師,不必牽掛小孩老人,索性把市區的房子賣了,利用房價差到臨港住上了小別墅。

盡管上海海洋大學在2008年建成遷入時,為教師配套了限價房,不過許多老師仍選擇在市區與臨港之間奔波——即便這意味著,有時需要5點起床搭乘校車從市區到學校。為什么不干脆搬到臨港?“市區有孩子、有老人。”這是許多人的答案。

顯然,臨港要從工業區變為居住區,并非一件易事。陳波告訴城叔,許多傳統高新工業園區,往往是人們上班在一個地方,生活又在另一個地方,也由此形成每天的潮汐式景觀。

不過,如今,臨港除持續在醫療、教育等基礎配套保障方面發力外,還意圖通過大型休閑設施與節慶活動,旺人氣、造氛圍。

去年,首屆滴水湖音樂節舉辦,上海海昌極地海洋公園也開始營業,周末客流量可達5萬人。另外,冰雪之星、上海天文館、北島藝術中心、臨港圖書館、水上運動基地等一批文娛設施也正在路上。

不僅是配套設施建設。對臨港來說,如何通過規劃提高配套設施與居民需求的耦合度,如何進一步構建本地社區功能、社區氛圍,如何讓“拖家帶口”的人才也愿意在此扎根,路還很長。

“我們正在和國家有關部委及上海市政府有關部門一起,加快研究編制臨港新片區空間規劃和土地利用規劃,以及編制其他各專項規劃。”此前,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臨港新片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朱芝松透露。

如今,臨港既迎來前所未有的機遇,也面臨同樣巨大的壓力。作為備受期待的“開放程度最高”的特殊經濟功能區,在擁有更大改革事權、上海最優企業、人才政策后,在“產城融合”這個普遍性難題上,臨港能否探索出一些新經驗?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臨港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新疆时时开奖号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