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每十個失能老人才有一個專業護工 長護險服務供給嚴重不足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9-18 20:17:37

每經記者 涂穎浩    每經編輯 易啟江    

在老齡化形勢嚴峻的大背景下,養老服務體系建設嚴重滯后,是目前養老服務市場供需嚴重不匹配的根本所在。

老齡人口增長快、基數大也是浙江嘉興市的一個現狀。2016年底,嘉興市人口有400余萬,統計口徑的80歲以上老人有12.5萬。各類養老機構總數113家,床位2.85萬張,護理人員只有不到3000人。

在擁有780萬人口的江西上饒市,同樣面臨著護理人員極缺的情況。目前經過培訓的護理人員的數量也僅有2000多人。

一般而言,機構護理員和失能人士的配比若在1:4左右,從服務或者是人員入住滿意度來講,感受度更好。以嘉興、上饒兩地對高齡、失能人員的摸底數據(按老齡失能人口占總人口比重5‰的標準推算),意味著一位護理人員在嘉興市對應照護7位失能老人,在上饒市對應照護20位失能老人。在長護險開展實踐中,護理人員對應失能老人到底是什么水平?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了嘉興市當地養老托管機構發現,在護理員緊缺的情況下,機構護理的人員配比約為1:8,而居家護理甚至高達1:10。

記者一行走訪定點服務機構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上門照護實現“零”的突破

2018年2月,嘉興市經開區親親家園老年頤養中心(簡稱頤養中心)被嘉興市社保局批準為長護險定點服務機構。根據嘉興市長護險執行規定,定點養老機構、殘疾人托養機構須進行24小時連續護理服務。

“為配合長護險工作,對頤養中心原制定生活護理標準進行進一步細化,對入院的老人開展風險評估和自理能力評估,建立健康檔案。同時,根據護理等級對老年人進行分級護理。”頤養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稱,根據嘉興市長期護理評定要求,目前,頤養中心對介護特級護理服務對象,也就是重度失能人員進行評估和補助。

記者了解到,包含重度失能者在內,頤養中心目前總共有100多位老人,全職的員工只有13位,機構護理的人員配比約為1:8。“從機構養老角度來看,這塊市場是非常緊缺的,”一位熟悉養老服務業的人士表示,“作為機構來講,配比應該是在1:4左右,從服務、人員入住滿意度來講,感受度也要好一點。”

“實際上,更多有需要的老人還沒有住進養老院。”上述人士還告訴記者,以2016年末數據來看,嘉興市入住養老機構的人數是13600人,這與實際上需要入住的老人、失能人士的數量相比,遠遠不夠。有數據顯示,2016年,嘉興市老齡人口中,60歲以上(傳統統計口徑)88.25萬人,占到全部戶籍人口的25%。統計顯示,80歲以上約有12.5萬人。“十三五”期間,嘉興市預期壽命是82.3歲,接下來,高齡老人多的趨勢會越來越明顯。

由于七成多的失能人士或家屬選擇了居家護理的方式,護理人員的緊缺更體現在上門服務機構上。比如參保老人金靜成的家人就選擇了機構上門護理,福壽康派出護理人員雷芙榮,每周定期三次上門做常規護理,每次不少于60分鐘。根據護理計劃和實際情況,主要對老人進行肌肉練習、關節活動度練習、生活自理能力訓練,以延緩其失能狀態。像金爺爺這樣的參保人員,雷芙榮每天要跑7~8家,地點集中在臨近的社區。

一位嘉興市醫保局人士告訴記者:“在長護險推出之前,沒有一個人(專業護理人員)提供上門服務,制度實行一年之后,實現了從0到160個的突破。現在,居家護理人員和居家重度失能人員的配比在1:10左右,略高于我們的心理預估配比。”

潛在問題:制度如何引導護理機構發展

據嘉興市醫保局副局長王保國介紹,今年該市與人社部開展針對養老護理員的職業資格培訓,從規范入手,先把這支隊伍培育起來,目的也就是扶持這些養老機構發展。根據規定,如果是在勞動年齡階段,培訓費全免,由再就業資金來承擔。

“一方面,隨著專業護理員隊伍的擴大,護理員與失能人員配比將更加合理;下一步,對于從事護理工作的人員而言,可能會被要求持證上崗。”王保國說,反過來看,這將倒逼機構朝這方面做大做強。

從機構層面來看,一些機構也在積極行動。比如頤養中心,有專業的護士對護理人員每月不少于兩次進行專業的培訓,培訓內容以長護險護理內容相關的知識與各種急救措施(如心肺復蘇和各種外傷的急救等)為主,并要求護工阿姨進行實踐操作訓練。同時還建立醫生、執業護士和護理員(即生活護工)的三級護理服務模式。

此外,不少金融機構通過捐贈的形式支持養老產業發展。如泰康通過溢彩公益計劃,建立“一、百、千、萬”養老照護培訓體系,即:形成一套專業的培訓教材,培訓一百名養老機構院長、一千名種子講師、一萬名專業照護師。培訓內容包括通識類的照護內容及安寧療護、失智照護等專題內容,滿足養老機構不同的培訓需求。

長護險落地執行以來,在制度上保持了穩定性,但在王保國看來,同時也存在一些問題和不足,比如制度對護理服務的價值引導作用還尚未體現。“比如我們的服務項目是無級差的,沒有考慮到不同規模、不同等級機構之間的服務水平。”他解釋稱,比如一個敬老院條件很差,連空調都沒有,跟一個有空調、有門禁、外面24小時有人值守的高端養老院,都提供二十幾個服務項目,最終費用是一樣的。

“我們擔心長此以往,可能會造成護理機構滿足于低水平的發展,甚至引發逐利傾向,不利于護理服務產業和市場的有序發展。”王保國說。

服務監管實施難度大 存道德風險

對于機構上門護理而言,缺少有效的監管辦法更是目前的一大難題。“長護險相對于醫療保險而言,完全是兩個性質,”一位長護險經辦人員告訴記者,“重度失能人員的護理涉及到個人的隱私等方面,所以服務的計量和質量控制是很難監控的。”他舉例稱,護理人員關節活動度練習、自理能力訓練等,沒法實物計量。根據培訓的規定,比如說擦身有10分鐘的時間要求,護理人員可能手腳慢一點15分鐘,也可能手腳快一點8分鐘,但是都擦完了擦干凈了,效果可能是一樣的。此外,由于長護險服務場景比較特殊,私密性、隱秘性決定了監控是不現實的。

事實上,對定點服務機構本身而言,騰出時間和精力,從事護理服務也存在現實的難題。一位熟悉養老服務市場的人士對記者表示,“從實踐來看,現在醫療機構本身的醫療服務,不說超負荷,但也是飽和的。其本身的意愿也不強,專業化的服務市場遠沒有形成。”

雖然前期虧損的情況普遍存在,但也有機構積極布局這項政策性保險。如起步于上海的福壽康業務目前已向10余個長護險試點城市鋪開,嘉興分公司沿用總公司的運營模式,與嘉興長期護理險的服務要求做結合。截至6月底,分公司服務長護險客戶已經超過500人,累計服務37500人次。

而在長護險服務的另一端,由于信息不對稱,道德風險也暴露出來。根據入戶失能鑒定評估基本流程,由商保經辦人員配合,評估專家觀察申請人所生活的周邊環境,對偏癱、活動障礙的申請人員,需查看其膚體活動及肢體移動的情況,可讓申請人借助工具或人力進行肢體位置的活動及轉移,比如翻身、坐起、舉手、拿物、由床到便椅等,通過簡單的肢體移動來判斷功能受限的情況。

一位了解評估工作的人士告訴記者,在失能等級評定的時候,確實也碰到過道德風險。如在評估專家評定項目的時候,被評定人員主觀表現出失能的狀態。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新疆时时开奖号和值走势图